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月是故鄉明

又快二年了,9月27日,我又踏上故土,這次迎接我的是四丫頭和雙成。他們的公子「亮哥」(貝貝和田田都這樣稱呼他)10月1日娶新娘子,分配給我寫婚聯的任務。一路風塵,7個小時後到了黎平東關村張府的門前,正準備下車,老伴打來電話:「到了沒有?」「剛到,正在下車哩!」。
  當晚,宰雞敬酒,雙成和四丫頭特地為我洗塵接風,很開心。
  婚聯在凱裡時已經想好了,徵得主人同意,第二天就開始書寫,還剪了大大小小的「囍」字,兩個侄女婿楊昌德、石開陽幫忙張貼,我囑咐他們在28日帖「囍」字,29日帖對聯,喻意又發又久。貼新房窗花「鴛鴦」時,原以為是白玻璃,從裡面外面看都會很鮮艷,貼好後才發現玻璃是有色的,從外面看就成「霧裡看花」了。亮哥說:「我找愛人不圖漂亮,不是花,不是擺設,是要過日子」,難怪四丫頭和雙成一提起自己的兒媳婦,總是樂滋滋的,嘴笑得比誰都大。是啊,大千世界,會過日子的家,是溫馨、美滿的。他們的兒媳婦小楊妹,話語不多,是個有教養的姑娘,會做事,懂禮貌,想來他的父母也是厚道之人,雙方親家相處,天長地久。由於時間倉促,這次未能見面,來日方長,只能期待以後共敘了。「天長地久」是新婚對聯的橫批,上聯是「張府遠近親朋笑迎淑女百年好合」下聯是「堂中內外令尊欣喜閣樓呈千載吉祥」,遠近親朋意指這次來的親朋很遠、很多、很齊;內外令尊則指雙成街前的父輩祖輩和素蓉沖裡的老人們。侄子謝升雄說:「姑公寫的對子每個字看上去都似在笑,越看越想看」,我說:「『女』字後面還有一長串尾巴,那是多福多壽子孫多,亮子哥要生七八個崽呢!」,四丫頭笑著說:「超生罰款,要姑公拿錢!」所有人都開心的笑著。
  正是:
  笑口笑臉笑彎腰,其實姑公寫不好;
  只想福氣送侄孫,他年龍鳳得雙寶。
  雙成和四丫頭選擇在國慶為子完婚,時值共和國六十華誕,又逢中秋,天時、地利、人和,天作之合,花好月圓,算得上十全十美了。單就街坊四鄰和廚房幫忙的人和來自湖南、江蘇、深圳、貴陽、都勻、凱裡的親人彙集一堂的氣氛來講,在黎平縣東關村東門外,也算得上是少有的,空前的了。
  10月3日,是農曆乙丑年八月十五,幾天後又是老伴謝老師60週歲生日。早幾天大家就在開始籌劃了,要過一個難忘的,全家大團圓的中秋節。上午趁大伙積極籌備晚上飯菜的時候,我和老伴帶著三個女兒和幾個外孫一行在幾個侄子的陪同下到我的父母墳上祭祀,全家齊齊整整,在老人的墳前叩首祭拜。我愧對我的父母,多少個清明節,每每囿於事務,不能親自到墳前敬上簿灑一盞,今天兒孫們都來了,雖然三個女兒都不知道自己的爺爺奶奶是何模樣,但這裡長眠的是她們的親人,永遠割捨不了的親骨。妻語重心長的對三個女兒說:「我和你爸都漸漸老了,以後有機會,你們要來這裡磕個頭,敬柱香,老人會保佑你們的」,「會的,我們會的」三個女兒虔誠的回答。一行人先到母親的墳上,然後到父親的墳上。下午到了岳父岳母的墳上,由於岳父母去世得較晚,孩子們對外公外婆的記憶尤深,遠去的歲月,常常喚起對老人的懷念。血濃於水的親情和含辛茹苦的歲月,一樁樁往事,件件銘心,無不使她們觸景生情,因為她們是在兩位老人的懷抱和呵護下長大的,童年的許多美好記憶都深深留在了心間,難以磨滅,難以忘懷。今年的八月十五,非常年的中秋,九泉若有知。四位老人在天之靈一定會十分欣慰。
  晚上八點,月亮從樹稍升起。姪女婿昌德把大燈泡從屋裡拉出來,照得院壩格外明亮.全家人先是分三桌吃飯喝酒,而後拼成兩桌,最後以孩子的舅舅為中心,合併成一桌。他坐在輪椅上,像個至高無上的太上老君,不說也不笑,眼睛無神似有神,耳朵似聽非聽,年歲最大的是他,最小的則是姪女六妹尚在襁褓中的寶寶,祖孫三代歡聚一堂,灑過三巡,開始唱起歌跳起舞來,有的用手打拍子,有的用手拍凳子,擊瓷盆,敲碟子,五花八門的樂器,居然能奏出合拍的音符,別樣的好聽,歌了一曲又一曲,舞蹈越跳越起勁,有跳筷子舞的,有跳板凳舞的,有跳碟子舞的,有跳臉盆舞的……,沒有舞伴的,乾脆扭動屁股,扭啊、跳啊,老的、小的,男的、女的,啪啪啪!,噠噠噠!盡情的唱,盡情的跳,盡情的拍打,好在小凳子都結實,雜木的,任你高歌狂打,我自堅不散架……,大詩人蘇東坡幾百年前寫的「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的意境可能就是今晚這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天倫之樂吧!
  歡樂的氣氛感染了輪椅上的姻兄,一絲淺笑漾在了他蒼桑的臉上,想當年,姻兄也是意氣風華,風趣幽默。記得1967年的一個秋日,我與妻和姻兄陪伴岳母去錦屏縣的隆裡司醫治眼睛,我們徒步從黎平縣城出發,經高屯,漢寨、新寨屯、敖市一路行去,姻兄為我們擺龍門陣,他說:「從前……,為什麼狗撒尿要抬起一條腿,因為有一條腿是泥巴做的,不抬,淋濕了就斷了,就變成三隻腳的瘸狗了……」,我們笑啊笑,笑得肚子都疼了。這一年我25歲,第一次聽到這有趣的三腳狗故事。若干年後,我寫了一篇《雜感》,記錄我與妻相識和謝家有關的人和事,編入了我的《自傳雜寫》,其中幾句這樣描寫當時的情境:「秋高烈日隆裡司,伴君為母治病時,山路彎彎話笑語,一片冰心在湯匙,」記述姻兄一路說笑和岳母眼睛手術後不能視物,妻一條羹一條羹喂母親吃飯的情景。今夜良辰美景。我的姻兄笑語卻沒有了,當年的風趣和幽默也好像在他身上不留半點影兒,看了他木訥的表情,我仰望星空,萬千思緒,有欣慰也有落寞,正是:
  空中圓明月,天涯共此時。
  有情人入夜,望月起相思。
  但願人長久,喜看果滿枝。
  故鄉明月夜,紅葉又題詩。
  這時,不知是誰提議:「把老爸逗笑起來!」我思緒停了。「同意!」大家異口同聲。有的拿盆子,有的拿碟子,有的拿筷子,大家又如醉如癡的敲起來,喊起來。姻兄終於說話了,笑出聲來了,「快照相喲!」,「快錄音喲!」所有的人都開懷大笑,前仰後翻,開心極了。六十年一甲子,人生能有幾個十年/姻兄的小名叫甲有,是工農紅軍長征路經黎平那年出生的,所以書名夢紅。
  「常回家看看……久別的人盼重逢……」
  「難忘今宵,來年再相邀,青山在,人未老,共祝願,祖國好……」
  歌聲伴著長夜,明月西移,涼風拂起,歡歌笑語在新屋四周縈繞,在浩瀚的夜空蕩漾,定格在大家的心中,隨著歲月的流逝,定會成為一段美好的回憶。這是一個平常人家的中秋之夜,月老樹下自編自導的動人故事。
  「世間沒有不散的筵席」,參加新婚賀喜的親戚一批一批開始返程了。10月7日我和老伴、女兒、外孫女們也要回凱裡了。雙成握著我的手,很緊很緊,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此時此刻,無聲勝有聲,一切盡在不言中。雙成是個不善言辭但內心卻熱情實在的姪婿,自從他與四丫相識、結婚、生亮子,後來學開拖拉機,四丫進廠,亮子參軍,一件件,一樁樁,一幕幕,他對謝家長輩的慇勤,對親朋的厚愛,都是值得稱道的。在老人家的墳上,曾留下他至誠的勞心與勞力,他的老人與我的老人有著久遠的親情……,黎平到凱裡的班車就要開了,我隔著汽車玻璃,再凝視一眼自己親手寫的紅對聯,剪的大紅「囍」字,鴛鴦剪紙,看著與姻兄相濡以沫幾十年的兩鬢花白的嫂子,幾乎全部到齊的姪女姪婿,使我聯想起幾年前,去湖南鄧盤沖,在大江口火車站與姪兒根銀、根華分別時的情境,在四川德昌縣火車站與女婿李曉軍父母以及他的姐姐、姐夫哥分別時的情景。想到分別後的人生,世間多少悲歡離合,如同一首沒有結尾的歌。車開了,過了萬福山,經過螞蟥塘,再過五里橋,故土漸行漸遠,路邊的行人,遠處的村落,從眼前往後一閃而逝。帶著對親人的思念,帶著對故土的眷戀,帶著遊子的負疚,望著遙遠無邊的天際……,生養我的故土,我的父母親人,我會永遠記著您們的,正是: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適,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有夢我還鄉。老木屋,嚴家塝
  盤男育女,數多少千殤?
  年年杜鵑啼血處,五里橋,螞蟥塘。
  
  二OO九年十月十三日於黎平
  十月三十一日改於凱裡

 

謝謝您囉~~很好的經驗分享!
返回列表